热点:

    小编最近比较烦 因为工作可能被AI替代

      [  中关村在线 转载  ]   作者:网易智能

           就像视频的出现抹去了电台明星的岗位一样,人工智能也会毁灭作家、记者和编辑的工作。从Fiverr自由职业者到《纽约时报》记者,大量的文字专家可能很快就会发现自己失业了。然而,它们不是被海外竞争对手打败,而是被算法打败。为了理解写作的未来,以及人工智能作家的样子,我们首先需要了解那些已经在被取代的工作类型。

           自动化并不会同等程度地将触角伸向所有工作岗位,这一点在美国社会很容易看到。后工业腹地的俄亥俄州,与旧金山这样高度集中的知识资本城市相比,呈现出一种截然不同的景象。

           尽管将矛头直接指向了海外竞争,但似乎最大的工作杀手并不是外包,而是自动化。毕竟,美国制造业的表现相当不错:制造业每年增长近2.2%,远远快于美国整体经济的增速。2016年美国经济增长了1.6%。

           似乎制造业正在蓬勃发展,而工人数量却并没有。但为什么工厂的工作如此容易受到机器人的影响呢?为什么受影响的不是旧金山的程序员,或者是纽约的作家?

           这要归结于任务。像牛津、麦肯锡和普华永道这样多元化的组织已经得出结论,那些最容易自动化的工作岗位有几个重要的共同之处。他们必须有重复的例行程序和高度的可预测性,具体可以参考大仓库里的组装线或储物箱。这些岗位的工作简单直接,不需要适应或横向思维。

           相反,具有高度不可预测性的工作和复杂的解决问题的需求,则不太可能被机器所接受。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有一个小工具,可以预测你的工作岗位被自动化取代的可能性。这个小工具给作家这个职位的评分是,有3.8%的可能性被计算机程序取代。传统观点认为,创造力不容易被机器复制。

           是这样吗?

           要想让人工智能编作家的工作有效率,它必须通过图灵测试,在这种测试中,计算机必须欺骗人类,让他们误以为它也是人。

           这对于创造性的算法尤其重要,用户不希望使用由机器人创造的内容,因为我们认为机器人无法在情感层面上有效地与我们建立联系,我们认为,创造力不存在公式化,也就是说,我们不能简单地将《战争与和平》这样的文学作品简化为算法和二进制输入。

           但现实情况是,程序员其实可以激发创造力,而且他们已经做到了。早在2011年,杜克大学的一名本科生修改了一种算法,将诗歌分解成更小的部分(如诗、行、短语),然后自动生成诗歌。其中一个甚至被杜克大学的文学期刊The Archive采用。因此,这位人工智能作家的作品被当作了人类作品,从而通过了图灵测试。

           当然,在《纽约时报》上,一首九行诗和一篇冗长的文章之间存在着天壤之别。然而,重要的是要认识到这是一个关键的里程碑。多年来人们一直以为创造力是机器无法触及的。而如今,人工智能创作出了诗歌、歌曲,甚至是短片,这些都已经成为现实。

           机器人作家会是什么样子?有些观点认为人工智能作家的存在难以想象,这其中一个原因也许是大多数人工智能作家都难以达到人类作家的相似水平。例如,Facebook关闭了它的人工智能语言构建系统,因为它们没办法有效地使用自然语言。

           但是,因为这样一些事件而忽略人工智能,则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人工智能已经占据了一席之地。不仅人工智能作家通过了图灵测试,而且他们还可以依赖专门的算法,比如深度学习,来磨练他们的写作技能。最近深度学习的应用就曾令人工智能在围棋大赛中打败了人类。此外,人工智能已经可以一刻不停地无缝处理大量的数据,而人类那样的肉身还需要进食和休息。例如,尽管最初遭遇过挫折,IBM的沃森已经能够分析成千上万的报告,生成自己的见解,甚至帮助医生做诊断、挽救生命。

           这对机器人作家来说是一小步。在广告中,人工智能文案是非常通用的:他们可以起草数百种不同的广告活动文案,测试和分析每一个不同迭代的优势,利用深度学习,快速创作出好的作品。最重要的是,人工智能不需要休息、获得报酬,也不存在颁奖典礼那样需要花钱的事。

           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很明显,我们需要一个全新的人与人之间合作的方式,而不是竞争。

           事实上,《华盛顿邮报》上已经有了一篇人工智能作家写的文章。媒体高管们转向人工智能作家Heliograf,令其帮助扩大自己的网络受众。编辑们向Heliograf输入各种新闻事件的关键词和模板。随后,Heliograf在网络上搜索数据和关键字匹配,之后它会生成报道,或者提醒记者反复检查文中的错误。

           Heliograf可以写出选举或奥运会等事件的简单报道。然而,他们并不能做到深入分析,这也是《华盛顿邮报》经过深思熟虑做出的决定。这篇文章没有使用一些经过充分研究的长文叙述,来吸引那些分散性的小部分受众。它利用Heliograf创作了一大批简短的小型报道,增加页面浏览量。

           作为一种与人类一起工作的增强型智能,Heliograf是人机互动的一个更积极的模式。人类仍有机会继续进行研究和撰写深度的文章,例如对美国产妇死亡率的报道,以及秘密调查私人监狱等。

           即使机器学习使人工智能与人类写作能力相匹配,并能够对大量数据进行筛选,但人类关注的兴趣点以及访谈等内容,却是难以掌控的。记者以后可能会比较少地写一些简单的报道,多发布高水平的分析和调查文章。

           不过,痛苦或许是不可避免的:Heliograf新版本的出现可能会引发大规模裁员,因为媒体可能会通过解雇本地记者和体育记者来削减成本,即便调查职员的岗位被保留。制造业可能有一些相似之处:自动化增加了产出,昂贵的人力被解雇,剩下的工作则需要越来越高级的学历或经验。最终还是要看数字:一名人类焊工每小时收费25美元(另外有福利和假期),而机器人的安装、维护和运营费用仅为每小时8美元。

           关于写作的未来,有一件事是绝对清楚的:人工智能作家已经出现了。然而,它带来的危险有多大、我们能遇见的裁员和相应带来的痛苦有多大,目前还不清楚。的确,人们希望能与人工智能产生一种增强智能模式下的互动,但这并不意味着作家们可以高枕无忧。在十年或二十年后,作家们可能会发现自己和如今正在被取代的工厂工人处于同样的困境。

    sh.zol.com.cn true http://sh.zol.com.cn/661/6612884.html report 5049    就像视频的出现抹去了电台明星的岗位一样,人工智能也会毁灭作家、记者和编辑的工作。从Fiverr自由职业者到《纽约时报》记者,大量的文字专家可能很快就会发现自己失业了。然而,它们不是被海外竞争对手打败,而是被算法打败。为了理解写作的未来,以...
    推荐经销商
    投诉欺诈商家: 400-688-1999
    • 北京
    • 上海
    • 智能插座
    • 新品上市
    推荐问答
    提问
    • 论坛精选
    • 最热回答
    0

    最新科技资讯
    下载ZOL APP